2007年11月,滄州日報記者何榮芝再次踏上天成新廠區時,對天成的變化驚訝不已,她初來天成是在四年前,那時新廠正在建設中,圍墻未圈,路面未鋪,放眼望去,滿目荒涼。而眼前,是整齊的廠房,紅色條磚鋪砌的路面,綠油油的草坪,一派生機,就連等待二期建設的東南面幾十畝閑置地上長出的蘆葦,在她看來都那么美,那么有詩意。新輸液車間的先進設備,更讓她吃驚,對天成,對王振剛更增添了一層敬意。

和董事長兼總經理王振剛的一席談話,催生出《滄州日報》上一篇洋洋灑灑的報道,記者以問答形式破解了天成一步步走向成功的秘密。

背景:來到天成藥業時,一條國內最快的大輸液生產線剛剛運抵,據企業相關負責人士介紹,這條生產線每分鐘產量可達500瓶,每小時3萬瓶,日產量達50萬瓶。對天成來說,這是一個什么概念?這意味著,加上公司原有的生產線,以后4條線兩天的產量就相當于1993年企業一年的產量。

自1998年9月從國企改制為股份制,從連年虧損到銷售過億,從破舊的老廠房到開發區寬闊整潔的新廠區、從落后的生產管理到GMP規范化管理、從借錢給工人發工資到員工收入連續增長……在醫藥生產企業面臨一道道生存關口和嚴峻市場規范的今天,天成人從被動接受各種生產規范到主動出擊,給自己“畫圈”,所取得的驚人變化更多地來自一種成功的自我約束。

學會適時“修身養性”

 記 者:近幾年,醫藥行業的氣氛有些“緊張”,天成從9年前奄奄一息的低谷走出來,不但沒垮,反而邁過了一道道“坎兒”。讓天成從逆境中走出的秘訣是什么?

王振剛:這與企業主動規范自己嚴格基礎管理有著直接的關系。當企業規范變成一種員工自覺行動時,也就保護了自己,也就能夠從容迎接各種行業審查認證。拿最近一個半月來說,我們接受的各種檢查就達4次之多,為歷年之最。但企業面對這類檢查時卻并無太大壓力。為什么?像最近一次迎接上級部門檢查,正趕上我在蘇州出差,之所以如此放心,還不是因為一些該做的工作大家都已做在了平時。大家知道,自鄭筱萸事件、齊二藥、石四藥、欣弗系列事件以來,全國醫藥行業近年來經歷了足以讓業內人士刻骨銘心的監管整頓。正是在這樣一個風口浪尖上,天成老廠面臨5年一次的重新認證,特別是在4月的第一期認證中,遭遇“齊二藥”事件,而在7月的第二期認證中又趕上“欣弗事件”,天成都順利地通過考驗。也正是這種非同凡響的經歷,使我們更清醒的意識到,企業越是在嚴峻的大環境中,越應該注重自身的“修身養性”。

記 者:事實證明,天成“活”過來了,而且活得很好。但就在此時卻出人意料地放緩腳步來回頭整頓自己,做出這樣的決策是出于怎樣的考慮?

王振剛:我們提出“規范自己才是保護自己”,尤其對醫藥企業,所追求的不應僅是利潤的最大化。坦白說,天成在2001年以前還處在以生存為目的的階段,效益增長是第一要務。通過幾年的努力,企業從連年虧損到銷售過億,從落后的生產管理到GMP規范化管理。但一個企業究竟多大才算大?發展中的企業必須有自己的行為規范,做大規模已經不是最現實的問題,也就是說,穩定比發展更重要。適時放緩發展腳步,夯實基礎,也許才是企業現階段最適宜的選擇。

 

給自己“畫圈兒”

記 者:醫藥不同于其他行業,事關人民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,這也就為醫藥行業的規范發展提出了更特殊要求——要超前,而非亡羊補牢。

王振剛:是的,我們從去年就提出“規范自己就是保護自己”,也是出于這方面的考慮。“好藥治病,壞藥致命”,企業規范產品生產管理,最終是要為人民群眾的用藥安全負責。但從全局來看,“規范自己也是對多方利益相關者的保護”,像上級主管部門,像以企業為家的員工。更不用提與之相關聯的社會治安、地方經濟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我們的規范是自己給自己畫了個圈兒。

記 者:與其被動應付不如主動出擊,從被動接受外部規范到主動規范自己,天成走過了怎樣一個心路歷程?

王振剛:我們首先把企業內控標準制定在高于國家標準之上,如國家的藥品含量標準在±10%,我們的企業標準達到±5%,國家對細菌內毒素限值控制在0.5Eu/ml以下,我們目前已達到了0.25Eu/ml以下。另外,在購進、生產、管理,銷售等方面,都進行了相應嚴格的規范化管理。要知道,國家生產口服固體制劑的廠家有幾千家,規模也都不小,醫藥工業生產企業嚴重過剩,就算是為了生存我們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。

記 者:在給自己“畫圈兒”時,企業是否會觸及相關者的利益,比如供貨商、經銷商等。

王振剛:這是很自然的事,行業中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天成對質量的要求苛刻,對供貨商和經銷商近乎“挑剔”。曾經有一家標簽供應商由于清場不徹底,給企業的供貨中混入了其他企業的標簽,我們果斷對這些產品進行全面銷毀,供應商在承擔相應損失的同時還被取消供應資格,類似這樣連最起碼的生產標準都達不到的供應商,我們都“毫不手軟,堅決剔除”。其實,嚴格保證購進渠道合格的過程也同時對供應商提出更高的要求,督促其進行自身規范。

 

規范就要“小題大做”

記 者:“規范自己才是保護自己”,但如果不狠抓落實,再好的理念也會流于形式。在我們看來,實現規范管理的關鍵還在于全員的認知與執行。

王振剛:沒錯。不久前有一批速效感冒沖劑的基礎原料撲熱息痛,進廠的隨機抽樣并沒有發現問題。但在生產過程中,細心的工人們發現有兩袋顏色不一致,于是立即停產并及時上報情況。后經我們組織化驗室進行全面抽檢,證明由顏色差異反應出的是質量不均一、純度不一致的問題。“絕對不能讓這樣的產品流向市場”,達成了這樣的共識,大家在要求供應商退貨的同時,忍痛將已經生產的成品全部進行銷毀,僅那一次企業損失就達四萬多元。

在藥品生產行業,任何關乎產品質量的問題都不是小事,需要小題大做。這種“小題大做”不僅是必要的,而且必須自上而下,由管理層帶動大家都來積極參與。

記 者:這樣的損失從長遠看肯定會換來更高的品牌效益。

王振剛:只有把主動規范的思想滲透到最基層的員工,大家才能從最初的被動接受外部規范,到主動出擊去規范自己,以達到消費者的滿意為目的,實現“制好藥,為人民”的宗旨。顯然,只有這樣天成才會走得更遠。在今年初的一次市場調查中,市場反映我公司生產的一種口服藥胃腸道反應較大,后經過公司技術人員認真分析,問題就出在原料的純度上。于是馬上對原料進行調研和試驗,發現天津一家藥廠生產的原料純度高,幾乎無胃腸道反應,但原料價格要比原購進廠的1噸高出3000多元,同樣都能生產出合格產品,每月要多支付采購原料成本幾萬元,但我們認為國家標準只是檢驗標準,用戶的滿意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,后來我們果斷地由原來用一個河南廠家的貨,轉到質量更有保證的天津一個廠家。

作為企業管理者,更要站在企業長遠發展的戰略高度審視眼前的問題。如果一個企業去年有100萬元的利潤,但今年只有10萬元的利潤,說明企業效益滑坡了,但如果夯實了基本功,即使去年有10萬元利潤,但今年卻達到了50萬元,說明企業是在持續發展了,上升了。這才是企業真正的利益所在。顯然,未來的市場競爭會是“價值戰”而非“價格戰”,天成的最終優勢也將有賴于品牌、市場美譽度及用戶的信賴度。

免费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